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一战结束100周年德国掀反思潮:乌托邦缘何变灾难

性情 时间:2018-11-10 浏览:
原标题:一战结束100周年德国掀起反思热潮:乌托邦缘何变成灾难?参考消息网11月6日报道西媒称,随着一战结束100周年(11月11日)临近,德国掀起一场反思一战热

  原标题:一战结束100周年德国掀起反思热潮:乌托邦缘何变成灾难?

瑞士画家保罗·克莱在1918年创作的画作 《巴黎彗星》(资料图片) 

瑞士画家保罗·克莱在1918年创作的画作 《巴黎彗星》(资料图片) 

  参考消息网11月6日报道 西媒称,随着一战结束100周年(11月11日)临近,德国掀起一场反思一战热潮。

  据埃菲社11月3日报道,一战期间,乌托邦式的幻梦疯狂涌现,但也为随之而来的灾难奠定了基础。

  报道称,瑞士画家保罗·克莱在1918年创作的画作《巴黎彗星》中描绘了这样一幅场景:一个表演平衡技巧的人行走在一根钢丝上,他的脚下是巴黎的土地——可以看出埃菲尔铁塔,还有两颗彗星从他的头顶划过。

  德国历史学家丹尼尔·舍恩普夫卢格在与外国记者协会交流时说:“这幅画启发了我,让我知道该为我的书寻找何种证词。”

  报道称,舍恩普夫卢格刚刚出版了一部名为《彗星年代》的作品,这部作品以战争结束为中心,通过不同性情的人物的证词讲述了战后数年的发展。

  在这本书中,克莱等艺术家,以及德国谈判家马蒂亚斯·埃茨贝格等推动一战结束的关键人物,还有后来成为奥斯维辛集中营指挥官的鲁道夫·赫斯等纳粹战犯均发表了观点。

  舍恩普夫卢格指出,一战结束及其随后几年常被视作后续事件的开端,在经历1929年经济大萧条后最终导致纳粹主义崛起、奥斯维辛集中营猖獗并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然而,无论是舍恩普夫卢格还是其他作者都应注意到,一战结束时,首先出现的是乌托邦式的愿景和希望,此外,随着魏玛共和国宣布成立,德国民主传统也随之确立。

  报道称,这一切都被后来发生的事件所掩盖,而这些事件也从部分层面证实,与二战结束不同的是,一战结束并没有成为德国老生常谈的话题。

  舍恩普夫卢格提醒道,提到乌托邦时不应只想到那些按我们目前的思维方式来看是积极事物的乌托邦式计划。“还有最终演变为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的右翼乌托邦。”

  另一名历史学家罗伯特·格瓦特在他的作品《战败者》中提到了一战给人们留下的“血腥遗产”,尤其是给小冲突不断的欧洲中部和西南部。

  舍恩普夫卢格还对1918年和1989年以及这两个日期之后的年份进行了比较,他说:“1989年甚至谈到了历史的终结,之后还有巴尔干战争、第一次海湾战争、‘基地’组织、雷曼兄弟危机。”

  舍恩普夫卢格还表示:“极端运动再一次出现在全欧洲。虽然存在着结构上的相似性,但情况有所不同,所以不应大惊小怪。”

  舍恩普夫卢格指出,首先,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永久性经济危机颇具规模和社会影响力,与此相比,“我们的金融危机就像是儿戏”。

  报道称,另一方面,欧洲目前并不存在一战之后留下的暴力倾向。此外,目前也不存在当时的准军事力量,而这才是格瓦特口中“血腥遗产”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