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ofo法定代表人被限制出境 待退押金人数超1500万

海外新闻 时间:2019-06-13 浏览:
6月12日,上海高院网公开的执行信息显示,ofo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正江被限制出境。记者注意到,此前陈正江也因ofo公司相关债务纠纷,被北京地区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

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ofo公司已有至少13条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的记录。其中,涉案申请人多要求ofo公司支付房屋租金、广告费、物流运输费等费用,但ofo公司却显示为“全部未履行”。

除了与合作伙伴的债务纠纷外,ofo当前还面临巨大的“退押金”压力。今年4月,ofo待退押金人数超过1500万。有退押金用户近日向记者表示“基本不抱希望了”。

ofo法定代表人被限制出境 待退押金人数超1500万

ofo公司法定代表人被限制出境

6月12日,记者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了解到,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直接责任人陈正江被法院依法限制出境

据悉,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当前ofo小黄车的运营主体。2018年10月,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ofo创始人戴威变更为陈正江。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的公示信息显示,案件申请执行人为忤某某,执行标的为12万元,承办法院系杨浦区人民法院。该执行案的详细信息显示,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公司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ofo法定代表人被限制出境 待退押金人数超1500万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18年至今,东峡大通公司被列入执行人信息超过百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记录也逐日递增,截至目前已有至少13条。记者梳理发现,这些执行案多系债务纠纷,金额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申请人要求东峡大通公司支付房屋租金、广告费、物流运输费、人力资源服务费等费用,履行相应义务。不过,东峡大通方面均显示为“全部未履行”,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显示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今年6月初,因未能按执行通知书履行指定给付义务,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对ofo公司负责人陈正江发布限消令,限制其不得实施多项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待退押金人数超过1500万

今年4月20日,上海凤凰发布的多项财报显示,2018年11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划扣东峡大通被冻结款项约2804万元,支付给凤凰自行车。2019年第一季度,上海凤凰又通过多个途径收到东峡大通支付的有关款项合计3574.62万元。截至2019年4月,ofo已向上海凤凰公司偿还债务近半。

此事经报道后,舆论热议“ofo开始还钱了”。其实,除了与合作伙伴的债务纠纷外,ofo当前还面临巨大的“退押金”压力。

今年4月,多名用户曾在网络上晒出了排位在1500万之后的ofo退押金进度图,待退押金人数突破1500。6月12日,一位ofo用户向记者出示的退押金进度显示,他目前的排名在13195104位。页面显示,“排队退款期间可正常用车,排序每日更新,将按照顺序依次退款,请耐心等待。”这位用户向记者表示,“基本不抱希望了。”

记者也注意到,距ofo最近一次的融资已有一年半。2018年3月13日,ofo公司完成了E2-1轮融资,融资额为8.66亿美元。此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

然而,此次融资后不久,ofo就迎来下坡路,逐步停止了澳大利亚、德国、日本等海外运营业务,公司也屡屡传出“被收购”传闻。2018年9月,ofo公司缩减北京总部的办公区域,引发用户对其运营情况的质疑。在全国各地爆发的用户“退押金潮”,及合作伙伴的“退货款潮”也就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