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透过国际原油价格指数体系看中国油气定价权

海外新闻 时间:2020-04-15 浏览:
2019年10月17日,由海关总署全球贸易监测分析中心和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共同研发的中国LNG(液化天然气)综合进口到岸价格在上海正式发布,这是我国首次发布天然气进口价格指数。时至今日,该指数已经运行半年,如何提升其国际影响力,增加我国在国际LN

  2019年10月17日,由海关总署全球贸易监测分析中心和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共同研发的中国LNG(液化天然气)综合进口到岸价格在上海正式发布,这是我国首次发布天然气进口价格指数。时至今日,该指数已经运行半年,如何提升其国际影响力,增加我国在国际LNG市场的话语权,正在成为其未来发展的重要目标。
  2020年3月以来,沙特和俄罗斯减产协议事件不断发酵,国内关于国际油气定价权的大讨论此起彼伏。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国际油气三大指数,又该如何构建国际油价定价权,各种挑战也在考验着能源行业的每一个决策者。
  日前,中电传媒数据研发中心对话中国经济信息社新华指数事业部价格指数总监、高级研究员宁宇博士及研究团队,共同探讨中国国际油气定价权的现状及未来发展。
  

国际油气定价权具备政治、金融等属性


  记者:沙特、俄罗斯油气价格战导致油价暴跌的原因是什么?对未来产生哪些影响?
  答:此次,国际油价暴跌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全球经济明显减速带来的原油需求持续萎缩,原油价格与原油供需关系有着直接关系,进而带动国际原油价格下跌;二是由于沙特在欧佩克+未达成原油减产协议的情况下出乎市场意料地调降油价。近年来欧佩克一直试图通过减产来稳定国际油价。OPEC产油国和非OPEC产油国(OPEC+)从2017年开始执行减产协议,并于2020年3月到期。在减产协议到期之前的OPEC和OPEC+部长级会议上,各方协商了更大规模的减产计划,但最终未达成任何减产协议。沙特进而发动了石油价格战,紧急降低了售往欧洲、东亚等市场的原油价格,降幅创逾20年来最大,同时对外宣称增产石油至每天1200万桶以上。该消息传出后,全球原油价格暴跌。从美国NYMEX原油主力合约长期周线图来看,原油价格已处于明显的历史底部区域,3月30日的19.27美元/桶已跌至2001年以来的新低。近期美国积极撮合OPEC和俄罗斯等产油国减产的消息不断刺激市场起到了托底的作用。欧洲石油输出国组织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产油国在4月9日举行会议。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达成了创纪录的石油减产协议,以重振因新冠疫情冲击下价格暴跌而萎靡不振的石油市场。但投行和研究机构普遍认为,减产1000万桶/天不足以平衡市场供需,不过后期油价将在供应过剩缓解后上涨,短期内油价迎潜在利好。
  记者:当前的世界油价博弈本质上也是国际油气定价权的争夺,透过本次沙特与俄罗斯之争,我们应该如何审视国际油气定价权?
  答:国际油价定价权,是指一个国家在国际油价的制定上拥有足够的话语权。拥有国际油价定价权利于国家的经济发展,中国自2004年开始力推石油期货上市,其目的就是争夺国际油价定价权,避免国际油价剧烈波动对中国经济运行造成伤害。我国是世界石油消费大国,是全球最大的原油和天然气进口国。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增长,国内原油需求与日俱增,需要在国际石油定价方面获取一定的话语权。在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也是中国增强国际市场的价格影响力的前提和重要条件。中国的经济正在迅速崛起,国际油气定价权体系的构建势在必行。
  记者:当前国际油气价格体系总体状况如何?对于各区域油气市场起到怎样的支撑作用?
  答:首先是期货价格指数。目前,国际上有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英国伦敦洲际商品交易所(ICE)和迪拜商品交易所(DME)三大原油期货交易市场为国际原油现货交易提供基准价格,对应的期货合约分别为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期货合约(WTI)、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Brent)、阿曼原油期货合约(Oman)。其次是现货价格指数。全球主要的现货市场分布在西北欧市场、地中海市场、加勒比海市场、新加坡市场和美国市场,主要的现货价格指数是基准油价的重要组成,包括WTI原油现货价格、Brent原油现货价格、迪拜法特原油现货价格、尼日利亚伯尼轻质原油现货价格。最后是机构价格指数。机构价格指数主要分为国际专业机构发布的价格指数和石油出口国发布的价格指数。国际专业机构发布的价格指数是由各机构通过定期调查采集全球原油价格评估成员的报价,并经数据处理计算而来,主要有普氏报价(Platt’s)、阿格斯报价(Petroleum Argus)、路透社报价(Reuters Energy)、美联社报价(Telerate)、亚洲石油价格指数(APPI)等;同时还有各石油出口国公布的价格指数,一般以出口国内部调查对象为主,通过调查月平均成交价、平均报价等数据计算而来,指数更新频率较低,均为历史追溯价格,主要有阿曼石油公布的MPM价格指数、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公布的ADNOC价格指数、卡塔尔国家石油公司公布的QGPC价格指数。目前,国际原油市场按照地域分布有以下几个特点:北美原油市场采用WTI原油价格指数作为基准价格,包括在美国生产或销售往美国的原油;欧洲原油市场采用Brent原油价格作为基准价格,包括欧洲、非洲及部分中东国家;中东市场主要依照石油出口目的地进行基准价格选择,销往北美市场的采用WTI原油价格,出口欧洲的采用Brent原油价格定价,出口东亚和东南亚地区的参照Oman原油价格定价,或以出口国自己公布的价格指数作为基准油价;非洲市场同样采用对不同出口市场采取不同基准油价,或以当地公布的价格指数作为参考;东亚和东南亚地区通常综合采用几种基准油价加权计算而来。
  记者:国际油气定价权是一个复杂的概念,具备政治、金融等多重属性。在国际地缘政治、经济、社会多方面影响下,我们应该如何界定国际油气定价权?
  答:国际石油价格波动影响因素很多,一般包括能源消费量、产量、库存、剩余产能、替代产品供给以及地缘政治风险等基本因素。
  从石油生产上来看,石油生产国和主要石油出口国的限产和增产对于国际原油价格影响较大。如今美国逐渐凭借着页岩油革命,成为全球最大的产油国,实现了能源独立,并且开始进行能源出口,美国对全球原油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并且已经同沙特和俄罗斯一起,主导着全球石油生产。石油的供需基本面仍然是全球石油市场价格波动的重要因素,但是拥有石油供给的相对垄断权,并不意味着石油定价的垄断权。
  从石油的金融属性上来看,在石油金融市场上,市场参与者不再局限于石油供需双方,石油价格不仅仅反映石油供需情况,更是金融市场各方对石油价格预期的体现,石油定价权逐步从生产者定价转移到金融市场定价。即使OPEC、美国、俄罗斯等重要石油输出国对全球石油市场的影响力较大,但石油金融化使得如今全球石油市场上,任何单独一个国家或企业都不能完全控制油价。从现行市场体系来看,多数国际石油贸易以期货价格作为定价基准。欧洲石油贸易以英国伦敦洲际商品交易所(ICE)的布伦特原油(Brent)期货价为准;北美石油贸易以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的西得克萨斯原油(WTI)期货价为准;东亚石油定价主要受到WTI、Brent和中东原油价格的综合影响。
  从石油贸易交易结算货币来看,目前,全球期货市场以美元计价,石油输出国家通过出售石油能够获得大量美元收益,并继续向欧美金融市场进行投资,形成石油美元回流机制。“石油-美元”挂钩机制以及欧美国家强大金融实力和完善的金融市场,极大增强了美国对石油市场的影响力,使美国具备在全球范围支配石油资源流动的手段。其他国家货币对能源期货市场的价格影响力相对较弱。石油已不仅仅是一个纯粹的商品,它内涵太多金融因素和政治因素。
  因此,石油问题绝不是一个单纯的商品问题,石油市场绝不是一个单纯的商品市场,拥有油价的定价权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具有战略意义。因此,中国必须建立石油交易的“中国市场价格”,确立中国自己合理的石油金融战略。国家应鼓励更多企业进入国际石油金融市场,积极尝试石油交易人民币结算,即“石油人民币”结算,逐步完善石油期货市场,以有效应对油价的波动。
  

中国构建国际油气定价权需循序渐进